我的位置:首頁 > 業務范圍 > 企業咨詢案

              農業資金運轉:規避四種風險 不要死在黎明前

                  倒在黎明前,這是好多農業投資最為悲愴的一幕。被聯想收購的青島藍莓和四川獼猴桃基地,其原經營企業某種程度也是在遭受“黎明前的黑暗”式的痛苦,能遇上聯想雖算不上“靚女嫁豪門”,但至少避免了在因資金鏈不濟而導致的悲劇結局。為什么有那么多的農業企業都在遭受著嚴重的資金瓶頸?大體有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種,把投資概算搞錯了。

                照搬工業上的“重資產輕流動”模式,以為把初始投資重點用在征地、建場和買設備上就行,少量流動資金就能運轉,結果情況遠非如此。如果說,工業上固定投資與流動資金的比例8:2就可以,則農業需要倒過來,需要2:8。可惜的是,從二三產業來到第一產業的投資者,往往想不到農業企業對流動資金的巨大需求。很簡單的一點,農業的季節性和周期性很強,原料占款和儲藏成本也很高,流動資金的周轉速度明顯慢于工業,僅此就必然形成流動資金的大量占用。像生豬已經是現代農業產業中周期比較短的了,但依然需要6個月的周轉時間。而且必須注意,這個周期內,豬沒有長成,斷然不能送屠宰場的,也就是這個周期內沒有回款,只有一味追加流動資金,硬扛著。而工業產品至少還能邊生產邊賣,或者低價處理一部分產品救急,農業沒有辦法。更要命的是,農業是活的生命的生產,工業最差的情況下可以因為流動短缺,把生產線暫停,而農業連這個最差的情況也不行,根本停不了,豬一天喂四次斷然不能少的,蔬菜關鍵時期的水肥斷然不能缺的,產奶的牛每天幾十斤草料幾十斤水必須繼續供應,動植物均按自己的生物規律生長,停不下來。

                第二種情況,把投資周期估短了。

                雖然理論上投資回收期是明確的,但現實中各種因素的影響,往往導致嚴重偏離投資預期的情況,收益期遲遲等不到。比如說,計劃冬季完成農民土地的流轉,春季便開始基礎建設或播種,但如果有幾戶農民手中的地流轉不順,導致春季還完成不了土地的整體流轉,則后面的整個計劃無從談起。或者拖延到夏季完成土地流轉,雖然能做基礎設施建設,但播種季節錯過了,只能等下一年。生產經營過程中還隨時可能遭遇嚴重的自然風險,導致毀苗毀場,重的只有從頭再來,不僅損失慘重,而且周期嚴重拉長。像嚴重的冬季寒冷,可能導致秋季新栽的樹苗凍死,只能春季補栽,但效果不好;嚴重的倒春寒可導致果樹花及幼果凍死,會造成當年的嚴重減產甚至絕收農業的自然風險不僅幾率高,而且在實際上已經常態化了。

                第三種情況,把融資難度想輕了。

                工業的用地是國有土地,一旦取得使用權,就可以抵押貸款;還有工業的廠房、產品、機器等都可以抵押,緩解流動資金的困局總算還是有多種通路的。但農業就不同了,首先農地是集體所有,企業如果流轉農民的土地,只能取得農村集體土地的經營權,是不能抵押貸款的;其次,農業企業所經營的牲畜、樹木、農作物等,也是不能抵押貸款的,正應了農村人的一句話,“家產萬貫,帶毛的一律不算”;再次,農業企業的家底既然如此,則找擔保也是相當的困難。當然,十八屆三中全會已經決定,農地的承包經營權可以抵押了,但還需要一個修改相關法律的過程,正式實施尚需時日。因而,農業企業的融資是非常困難的,基本上只有農村信用合作社能貸,但利息較高;還有政策性的農業發展銀行,條件很嚴,針對范圍較小。農業經營過程中,一旦遇到生產的關鍵時期資金短缺,比如生豬飼料短缺,果樹關鍵時節追肥施藥,一些農業企業便只有靠高利貸來救急了,屬于飲鴆止渴的做法,僅沉重的利息將把企業壓垮,卻毫無辦法,這怎么能長久?我遇到的一些農業企業經營者,講起來生產關鍵時節的資金短缺,那真是賣兒鬻女的心思都有了,讓人深表同情。

                第四種情況,政策預期落空了。

                過去講農業,一靠政策,二靠投入,三靠科技。現在這個提法依然不過時。由于農業的弱質性,國家的扶持對做農業的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只要觀察一下就能發現,一些上市的農業企業,主要靠政策性補貼來維持正利潤水平以防止退市。但問題是,一般的市縣缺少大量補貼農業的財力,主要靠爭取中省兩級的項目,這個中間的變數相當大,雖然可能有上面的領導做了指示,當地行政主管打了包票,但結果依然不可靠。更不要說,國家的政策會隨著市場的變化而調整,以農業這樣的長周期去追趕國家政策的變化調整顯然是不可能的。比如,自2012年以來由于生豬產業的過剩,國家基本停止了自2008年以來實施的生豬產業相關政策性扶持項目,在這期間投資生豬產業的企業顯然是不可能得到補貼和項目的,加上市場行情又不好,只能遭遇雪上加霜式的困境。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地方以招商引資名義邀請企業入駐,但很可能落地之后優惠政策無法到位,還有可能因縣上主上領導變更而導致的政策變化讓早先的政府承諾化為云煙。雖然不能說靠項目為生,但一旦遇上政策預期的落空,對農業企業的生產經營是相當大的。


              (本文源自 北國網


              日本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